CTRL+D快速收藏本网站,下次轻松访问!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当前位置:主页 > 东莞之声 > 财经 > 正文

军民融合与融资租赁---老炮侃租赁第二期

点击数:未知 作者:heluwq 时间2018-03-23 12:15

 

  本期是《老炮侃租赁》专栏第二期,主题为“军民融合与融资租赁”。亿租亿评网网创始人谢建勇邀请北京企业法治与发展研究会融资租赁研究中心主任贾毅军、副秘书长付丛笑女士就五大方面的问题给出了各自的观点。同时,亿租亿评网结合本次专栏开展了主题为“戊戌年 亿仕邀您评说租赁领大奖”的活动,关注“亿租亿评网”公众号阅读本文并在文章下方“写留言”评说本次专栏主题或就融资租赁发展发表评论即有机会获得大奖以及《亿租亿评网融资租赁季度高端论坛》邀请函。

  

贾毅军主任和亿租亿评网创始人谢建勇

  问题一:2015年,我国首次提出把军民融合发展上升为中国国家战略,那么何为军民融合呢?究竟有哪些军工领域适合融资租赁?

  贾毅军:何为军民融合呢?用简练的语言形容就是军政民的结合,军就是军方,政就是政府,民就是 社会民间。

  我们的军舰、飞机等装备需要大量的资金和技术,但我们又受到西方的技术限制和资本方面的打压。通过军民融合,军队的技术、民间的技术有序的结合起来;资本方面我们有国家的军费和民间的资本结合起来。在军费不增加的情况下我们是否能够通过民间资本的融通得到补充呢?当然可以啊。技术的融合和资本的融合,这叫产融结合,就形成了军民融合共建的产融结合。

  我们国家三大战略——海洋战略、一带一路战略、军民融合战略,是我们既定的战略。而军民融合更是十八大、十九大都重点提出来要搞好,全国都要做的战略。而且目前也在逐步完成立法,用法律法规来支持、保证战略的实施。

  我们研究中心隶属于北京市法学会,本身就是法治口。我们可以在军民融合立法上作出工作和努力,通过法律法规来推进军民融合。并且我们又是融资租赁研究中心,那融资租赁能不能在推进军民融合方面作出点儿工作呢?当然可以,而且要做好,把这个产融结合做好。而且是把军民融合的产融结合做好。这个做好了地方上的经济也会搞好,引领正能量的金融环境。现在各地已经成立了军民融合产业园,大家都在做积极的拓展和探索。

  谢建勇:目前有哪些地方已经成立了军民融合产业园?

  贾毅军:四川绵阳、大连、青岛、海南、河南、陕西等很多省市都已经成立了军民融合产业园。第一是响应国家号召和党中央步调保持一致;第二是在地方经济发展遇到瓶颈的时候,通过做军民融合产业园为地方经济注入活力。高科技的技术很多都集中在军队国防领域,技术军转民,可以解决僵尸企业的技术问题,为地方经济作出贡献。互联网、大数据、智能、无人机、机器人等民间的高端技术也可以转化升级服务于国防建设,为军队的建设提供支持。在技术、资本上军与民相互融合,更是鱼水情深啊。

  这是我从个人角度,从站在融资租赁的角度对于军民融合概念的理解。

  

全国军民融合产业园区分布

  谢建勇:军民融合我们普通人的概念并不明确,技术的相互融合可以理解,但搞不清楚资本怎么融合呢?是军队的资本参与到民间吗?还是民间的资本参与到军队?

  贾毅军:军队是计划经济,军费是固定的,军队的钱是不允许用于民间的。从资本角度来讲是民间的资本参与到军工、保密、国防高科技等领域,为国家来做事情。但从技术角度讲,军队的技术是可以转化到民间使用的。我们军工的发展这么多年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已经将很多国外民用技术吸收应用到我们的军工建设领域,在飞机等领域都有很多例子。很多创新技术也可军转民为地方经济建设服务。

  谢建勇:目前民间有很多资金不知道投向哪里?不然也不会出现那么多的p2p平台能够在短时间内违法敛取大额资金。大家对于军民融合肯定是感兴趣,这是毋庸置疑的。

  贾毅军:我觉得现在国家推出军民融合是有战略考虑的,是一个引导的作用。当前互联网+、民间借贷等等的问题太多了。军民融合以后,可以引导民间资金用到国防建设上、市场建设上,用到恰当的地方,走到一个正道上来。而不是在实体企业身上造衍生的东西,要脱虚向实,衍生务虚的概念市场必须转变。军民融合必须建立在实体的技术装备和产品上,我们要形成好的资产,实体的优质资产,而不是弄那些虚的东西,不断的放大杠杆,不断的形成泡沫。

  现在很多地方形成了不少“僵尸企业”,这些僵尸企业里有很多人要吃饭,他们必须靠银行贷款才能存活。那么是否可以通过军民融合引入技术,通过租赁解决资金,救活这些企业,不给地方添麻烦?

  谢建勇:您说这些僵尸企业该不该被淘汰?

  

 

  贾毅军:这些僵尸企业有些确实应该被淘汰,有些是体制问题,有些是技术和产品的问题、人的问题。我觉得僵尸企业你要改变他,不是一两句话一时半会儿能改变的,要通过我们实实在在的干啊,一点一点的去扭转。现在很多僵尸企业的产品多少年不变,他又是央企国企,国家还给贷款,负债越来越多,然后就是靠贷款来经营。这样的企业,越救越跌越不好。如果说有了好技术好产品,那么是不是就有可能解决了这些僵尸企业的问题?---技术军转民。

  另一方面,通过租赁的方式,能不能解决僵尸企业的融通资金的问题?他们现在多是国有企业,靠信贷来维持,但是通过军民融合的租赁,输入好的技术,又能解决资金的问题,这个企业可能就活了。国家也不愿让这些昨天还在努力维护的企业倒闭,能救的还是要救的。

  我用一段话来概述军民融合:社会技术、社会资本融入到军工领域叫军民融合;军工技术和国家战略融入到社会及生产力上叫军民融合;国家技术、国家资本用于国防建设和科技不叫军民融合,叫计划经济;用市场经济工具---融资租赁来支持国防和经济建设一定是军民融合 。

  付丛笑:我认为军民融合的具体实施主要在两个方面:军转民和民参军。军队先进的技术用于民间,能够转化成适合居民使用的产品,也能为军队带来技术转化的收入。军队非涉密的领域,比如保障军队官兵生活的后勤保障部分,可以引入民间资本,这样就可以节约一部分军费开支。

  那么对于军队来说,上述第一个层面就是开源,第二个层面就是节流。如果能从这两方面入手的话,我们通过开源节流节省的军费就可以用到更关键的地方上。

  

贾主任与张士波上将合影

  贾毅军:我说军民融合是军、政、民的融合,这里我再解释一下。如果只是军与民,没有政,还是会遇到很多困难的。在军民融合的工作中,地方政府的职能作用是很大的。目前,我们有些地方的经济处于低谷,军转民、民参军,将军队技术应用于地方企业,不光是给军队添砖加瓦,也是给地方经济增加活力。

  我们原来是靠房地产、靠信贷托起了我们的GDP。十八大以后,我们的支柱产业的方向变化了,高科技、机器人、互联网、无人机、航空航天等成为我们GDP的新增长点。我觉得军民融合是可以促进这个变化的。军工企业虽然都涉及保密,可能听起来合作范围比较窄,但它的上下游呢?它的供应链上的相关企业都可以啊,这个里面有很多的机会。如青岛的军民融合示范基地,从物流、电影院、医院、军港码头、蔬菜生产等都是融合在一起的。这就是军民融合。

  

 

  问题二:租赁参与到军民融合业务中,在国际上其他国家的发展情况如何?目前在我国的发展情况如何?有没有案例可循?

  贾毅军:从国际来说,大多数西方国家都是通过军民融合来促进军队国防发展的。美国KC-767A加油机性能先进,具备在任何任务中为空军、海军、海军陆战队和盟军飞机加油的能力。2000年初,美国空军拟向波音公司购买100架该型机,总价值1000亿美元左右。但由于军事预算有限,经费没有落实。为此,以花旗银行为首的华尔街银行联盟提出建立一个特殊目的的实体公司(SPV),由该公司把KC-767A飞机买下来再租给国防部,租期6年。为此并委托这家新成立的公司发行设备信托凭证来筹资。这是美国空军第一次使用商业性质的金融租赁手段来购买大型装备。于是,在2002财年国防拨款法案中,空军便向国会提交了包含融资租赁方式引进加油机的报告。波音公司通过金融租赁+资产证券化的解决方案,解决了空军在没有足够经费的情况下购买1000亿美元大型加油机的问题。参议院、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和国防拨款小组委员会最终同意并授权空军进行此融资租赁交易。

  1991年爆发的海湾战争,拥有强大在编军事运输力量的美国军方也大量租用了本国和他国的民用远洋船只、民航飞行器、车辆等,包括38家航空公司、几十家海运公司、7个州的铁路部门和数百家汽车运输公司参与其中为美军提供运输服务,奠定了多国部队赢得战争的物质技术基础。1999年科索沃战争期间,美军物资的运输、储存和分发,则主要由民企承担。根据美国国防部公开的数据表明,目前美军50%以上的空运和85%以上的海运都由民间力量完成,大量的后勤物资供应也由民营企业负责。美军不但把平时的大量物流工作承包给民间企业,而且在维和行动、局部战争和其他军事行动中也越来越多地使用承包商实施物流保障。

  印度于2004年,从俄罗斯租借了一艘 “鲨鱼”II型攻击型核潜艇的,项目租期5年。此举不仅缓解了当时俄方缺乏资金的窘境,同时对于印方而言也培植了其军工生产能力,并满足了其长远军事战略需求。

  1998年,日本防卫省就建立了日本自卫队军民通用装备的租用制度,并首先在自卫队气象通信系统推行。日军实施“防卫大改革”,自卫队更是将军民通用装备的租用范围扩大到补给、卫勤、运输工程以及其它领域,所租用的装备小到油桶,大到通信设备和计算机等设施,从更深层面掩盖了日本不断增加的军备开支。此外,日本陆上自卫队还租用超大型运输机安-225参加海地维和援建的国际行动。

  美国伊拉克战争的后勤保障,都是通过民间的力量输送给养啊,装备物流啊,等等。从创新的角度讲,我们很多大的国有企业缺乏创新性。只有通过民间,通过公司才能更好的创新。而美国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一个案例,他很多的飞机也好啊,武器也好,都是通过民间公司来做的。我觉得国外一些好的思路,我们要借鉴过来。

  我国南海填海挖泥船、海上救援等装备,现在都不是军队的,但我们原来可都是靠军队,都是靠国家拨款的。军民融合我们一直在说在讲,但真正开始是从中央721文件开始的。我们说军工本身还是一个计划经济,那军民融合能不能是市场经济?我们融资租赁是什么?我们融资租赁是一个市场经济的金融工具,那么再结合到军民融合上来说,能不能用我们市场经济的融资租赁这个金融工具来经营我们的计划经济?也就是说我们用市场经济的手段、工具来完善、弥补计划经济或者军工经济的不足,这两个结合起来就是军民融合。我觉得这块儿非常值得推广。

  

 

  现在很多的军工企业本身是有军品和民品两种产品。运输东风21导弹的特种车辆,重量上、马力上、车的宽窄都是特殊的;用在民品时就有所不同。那么其实这个企业也是军民融合的企业,是军工企业,也是军民融合的企业。那么如果说民间有好的技术可以提供的,能通过技术转化变成军品;同样,军队好的技术也可以转到民用上制造更好的民品。最早的无人机就是从民用开始的,从航拍到现在进入中国军队装备,用来打击啊、搜索啊。军民共同发展不更好吗?我们军队的资产、技术设备能为民来服务,为社会服务,这就是军的作用;反过来民间好的产品技术,民参军,就可以为军所用。医疗方面更是这样,医疗设备、制药等等,都是一样的东西,没有军民之分,是很好的军民融合产品。

  一些涉密的的项目进入可能需要一定的门槛,但是后勤保障方面都是可以军民融合的。运伤员也好、物流装备补给也好等等都可以。服务器、通讯器材等等都已经是很普及的产品。

  国外都是用代理人的方式,借助公司为军方提供军事装备。思路是把民间的技术、装备提供出来,间接投入军方应用,由第三方支付来代替军方预算。国家出资,军火商赚钱。我觉得他这个思路还是没有错的。他站在自己的角度,既没有增加军费,又做了很多想做的事情。我们可以学着用这种思维方式来考虑我们的事情。

  付丛笑:关于军民融合在国内的案例已经有很多,只是我们没有归结到军民融合这个概念上来。山东青岛有一家现代化种植公司,为驻军提供蔬菜,实际上它也算是军民融合的一个成功案例了。这个企业它所进行的一些融资或租赁就是租赁参与军民融合业务了。还有一家企业是做净水设备的,给固定营房做净水设备,是以班为单位,在营房里面安装小型的净水器,把水变成直饮水。他们马上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开发可以放在集装箱车里的净水设备,跟着野战部队走,就是野战部队到哪儿,这个车就开到哪儿。这也是很好的军民融合案例。

  

 

  贾毅军:我们去看过一家生产芽苗菜的公司。他的装备是一个大罐一样的东西,可以放到集装箱车里,把种子放在里面,只要有光照(LED灯或阳光)、有水、能施肥料、加湿加温就能生长。我们高海拔、高寒地区的边防哨所可以使用这样的装备,打仗、演习的时候也能使用。看似很小的蔬菜,那真是能解决实际问题。我们第二届军民融合展览,展览馆里就有这种设备,我觉得这个就是现成的案例。

  其实对于这种可移动的使用频率不高的机械用租赁是非常合适的。可能今天内蒙演习了开到内蒙,福建演习了,直接开到福建去了。没有必要说每个地方都买这样的东西,买完了平时不用,它也许一年就用了俩月,平时都放库房里,还占地方,还得保管维护。

  比如西藏、南沙、东北等环境恶劣的地方,两个种菜的大罐就可以解决一个营的吃菜问题。这个罐第一不占用耕地,第二环保。这是最好的产品,农业又是国家支持的,还是免税的,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做呀?这里面车辆运输又产生了物流需求,这不是带动了地方经济?特别是我们租赁公司里的中小租赁公司做这个完全可以,完完全全是一个很好的产品。而形成这样的一个租赁资产的话,资产证券化更是顺理成章。

  那天跟一个朋友说汽车租赁,汽车本身就是过剩产能,我想我们的汽车融资租赁也很快会成为租赁汽车的过剩产能。但是军民融合的汽车租赁考虑了吗?军事装备的物流运输考虑了吗?这都是很好的案例。可能很多租赁公司看到这篇文章会想也对呀,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做军民融合的租赁呢?我们研究中心就是指导和研究租赁公司参与军民融合业务的机构。也欢迎有一定实力的租赁公司与我们建立联系,合作推动军民融合事业和租赁事业。

  

中心专家沙泉与刘群教授合影

  问题三:我们说租赁参与军民融合,首先是要军工企业、军备或者说军队、国防领域相关主管部门接受租赁,那就得说到租赁究竟能给军事装备、物资保障方面带来什么好处?或者说租赁能给军队、国防建设带来什么样的积极作用呢?

  贾毅军:租赁参与军民融合业务的好处是很多的。我觉得租赁有它的特性,租赁自身的交易结构、财务结构的特性会对相关企业带来一定的好处。另外避险上有一定作用。我们做的租赁都是有资产的,军工企业都是实实在在的资产,那么这些做了租赁,那它的安全性是非常强的。经常有股权基金公司来研究中心寻求合作,我说其他项目可以,军民融合项目不行,军工企业是保密单位啊,国家的几大军工企业能把股权押给他做融资吗?

  另外一点,基金的成本普遍比较高,根本不适合军民融合项目,所以这个里面是有一个瓶颈的,但是租赁可以解决。租赁的成本相对的比较低,而且呢,和信贷不一样,贷款显示成负债,租赁则在报表上反映不出来,这是不一样的。所有权、使用权分开,这是避险的一个功能。

  租赁有很多特性呢,回租也好,直租也好,直租增加资产,是正能量,军队不用投资,通过租赁的方式,增加了军工资产,这不是好事吗?美国人也不能指责我们?我们军费没有增加,我们没有去采购啊。是不是?

  通过委托租赁,把军队的闲置资产委托给租赁公司,获得的效益去安置我们的复员军人,都是好事,都是正能量的东西啊,这是给国家解决困难的事儿。我们租赁公司没有钱赚吗?委托租赁,我去收委托费,总比我做杠杆好吧?比做渠道的好吧?首先你是正能量,如果这样的资产,ABS也好,发债也好,国家肯定是会扶持的,相关的监管部门也会给我们支持,地方政府也会支持。

  现在老提共享经济,共享经济是什么?不就是租赁吗?如果说高尖端的设备、航空航天的设备、人才、场地、闲置的东西,通过租赁公司租给民参军企业,使民间的先进技术通过这些好的设备转化为实实在在的生产力,生产出来优质产品,反过来又促进了军事装备质量的提升,这种租赁的方式才是正能量的经济方式。这叫什么?脱虚向实,实实在在的产生资产。现在很多东西都是虚的,脱实向虚了,你没有资产;但是我们说的租赁是建立在实实在在的租赁资产上的,就是脱虚向实,放在军民融合里这个就是核心的核心。

  

 

  付丛笑:租赁对于军队来说就是一个开源节流的很好的方式。其实本质上就是用明天的钱干今天的事儿。如果今天我想把军费预算增加一倍,那国际上的影响就太大了,但是我不用这种方式,我今天先把装备给拿到了,悄悄的不声不响的,后面再还钱,这就是租赁这个模式的优势所在,迅速把我的实力扩张了,军费又没有突增。

  刚刚在最开始的时候我们也提,民间真的需要一个好的投资去向。现在老百姓十分需要一个既安全又可靠的一个投资渠道。我们把这个形成军民融合的租赁资产,再打包转发出去,第一呢风险更分散,第二就是给老百姓提供一些安全的投资渠道。这也是对于社会的一个很大贡献。

  贾毅军:军队不许搞经营这是改变不了的。但那么多的闲置军工资产,包括院校楼舍,装备设备闲置,我觉得这就是一种浪费。通过租赁可以盘活军队的这些闲置资产。由军委统一管理,既可以对为国家做出了贡献的退役军人进行安置,缓解地方政府的压力,也可以满足一些军队投入需求。在不增加军费的情况下,增加资本上的一些活力,这是其一;其二、可以支持军工企业的再发展,就是加大军工的市场,要扩充、发展。我们租赁在军民融合建设方面是可以给国家一个强有力的支持的,虽然我们租赁只是金融方面的冰山一角。其三、在军工装备、设施采购的军费紧缺的情况下,国家压力大的情况下,租赁进入可以缓解资金压力。

  前两天我看到一个文章说融资租赁是地方政府的一个救命稻草,那我觉得他也是一个为军民融合为军工为国防建设服务的一个很好的金融工具。

  付丛笑:军民融合也可以盘活军队现有的固定资产和可以划转到民用的装备。比如军用运输车辆的底盘,可以改装用于民用卡车的底盘。我们曾经看到某军队仓库里还存放着上世纪七十年代出厂的军用运输车,自从到仓库之后就没有用过,和平年代了使用频率很低。但是真打起仗了,这些车还能用吗?假设这部分装备用租赁的方式,约定5年更换一次,淘汰下来的可以改装一下转为民用,这样岂不是更好?军用车辆的生产标准和配置都是很高的,经过改造就能用于民用,性能还不差。

  比如这个车我之前只付了百分之二十或三十的首付,租用五年,一点一点还,五年之后呢还完了,这个车也到了该更新换代的时候了。厂家拉走,残值抵下一批车的首付。这样就能保证军队的车始终都是最先进的,性能最好的。对于租赁公司来说,已经分五年把车辆购置费用收回来了。对于厂家来说,厂家改造之后再出售这个车,相当于就是额外赚的钱。

  谢建勇:我们聊具体的,租赁公司为某部队采购了一百台车,这个牌照怎么上?

  贾毅军:我觉得上军队牌照没有问题。这个资产的所有权是公司的,牌照是军队的,对吗?

  

 

  谢建勇:车辆挂牌这个事情比较特殊,所有权是租赁公司的,发票就要开给租赁公司,那上军牌的话是否能上呢?就像出租车一样,车虽然是租赁公司买的,但要办理出租车的手续必须要把车挂在出租车运营公司名下。同样的问题是否也出现在军牌上?

  贾毅军:我觉得这是一个特殊的军民融合。原来军队买车都是国家拨款,是军方集体采购这种形式来的,但是现在通过租赁来做,我觉得军民融合就要解决类似上牌这样的问题。民间借了钱都可以弄一个抵押登记,现在是国防建设有需要,国家战略有需要,为什么不能出来一个针对性的东西?只要出了这样一个有针对性的政策就可以了。车是租赁公司,牌照是军队的。

  军队的车牌是特殊的一个牌照,但是这个租赁资产是租赁公司所有,跟他的牌照相结合就是牌照跟车来军民融合。车所有权和牌照所有权的分离就是军民融合一个创新嘛。

  付丛笑:对于引进国外先进的生产技术,我们可以通过租赁的形式先把产品引进来,然后研究学习模仿。

  贾毅军:咱们国家从建国到现在,离不开模仿,但我们也在此基础上有了创新,有时候都超过西方发达国家了。美国、欧洲不许卖给中国一些关键性的武器,我们通过租赁行不行?国外有很多人愿意做这样的生意。无形中我们技术可以提高,也可能产生一个合资工厂,就把国外的技术通过租赁的方式转化成了我们的技术和产品。我们再去落地成立合资公司,形成我们自己的东西,加上我们的孵化器,孵化出我们自己的军工产品来,促进我们的市场建设,促进我们的军工建设。

  付丛笑:如果说军队身份敏感的话我们可以以租赁公司的名义做。

  贾毅军:总之,租赁对于军民融合的作用和好处是很多的。我们军方也好、租赁公司也好都要逐步的加深对这方面的认识和理解,进而接受并促进租赁积极参与到军民融合中来。

  

贾毅军与毕京京中将合影

  问题四:现阶段如果租赁公司想参与到军民融合业务的话,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应该设计什么样的商业模式?资产流转、风险控制又该有怎样的准备呢?租赁公司去哪里找军民融合业务?又怎样切入军民融合业务?

  贾毅军:如果租赁公司要参与军民融合业务,首先我觉得第一要讲一个对国家作出贡献的情怀。第二呢,就是我们租赁公司定好位,选什么来做。如果说航母、潜艇是不是可以去参与啊?可能我们未必能做。我们真正能做的大多数是后勤保障,不保密的,后勤保障设备这一块基本上没什么保密的技术问题。

  当然保密机制分几个等级,可能最低级的适合我们做。租赁公司出钱,这个东西保密,我们不用管这个东西,我们只要用资本的形式来帮助这些军工企业来做就可以,资本上融合,相信这些企业。那保密等级更高一些的就需要具备军工资质及相应的保密资质了。

  一些军工相关企业,尽职调查都不可以做,可能军方采购都是有红头文件的,报表不会让你看,这些军工初期是很难进入的。但随着军民融合各项制度和法律的逐步完善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后勤保障的产品技术这块是都可以的,前面咱们说了,医疗设备设施都是救人救援的东西我觉得都可以,通讯器材也可以。通讯服务器必须是国货,国家有规定要求我们的军队某些级别以上的干部的手机在一定的时期内不许使用国外手机,因为智能手机是没有秘密可言的,没有安全。大批量的国有先进通讯器材都是我们可以做租赁的。

  防火救援装备、赈灾物资、工程机械,都是完完全全可以做的。而且比方说国外瓜达尔港的建设,是军港还是民港?我们的过剩产能,我们的挖掘机工程机械车辆通过一带一路也就输出去了,(哈哈)降库存,而且赚取的是外汇租金。我们发债可以做离岸债券呀,是不是?太多可以做的,我觉得只要是市场的都可以做,而且那些地方政府搞的军工产业园的上下游、物流运输等都是可以做的。除了保密性比较高的不可以做,我们租赁可以做很多东西。

  谢建勇:假如说我是一家租赁公司,我就想做军民融合的租赁业务,让我过去找谁?

老将军参加军民融合座谈

  贾毅军:为什么我提到是军政民?首先大家不可能都直接找军方,我们做军民融合租赁不是都找军队做军品租赁,我们应该找军民融合企业。这种军民融合企业,生产军品也生产民品。如果说,在保密条件不限制的情况下,可行的话,我们也可以跟着军工企业合作。有保密条例的,你遵守保密条例就可以了,该备案备案,是不是?特别是军工企业的后勤保障都是可以的,只要是后勤保障,什么都可以,没有不可以。临时架桥、救灾的架桥、可以用于军队演习的架桥,这个没有保密性,租赁都可以做。

  谢建勇:我们再说说租赁参与军民融合业务的商业模式问题。

  贾毅军:商业模式的问题,军工主要做直租,是要增加资产的。但是回租有没有啊?我想也会有。回租是一个财务型的工具,但都做回租,就有问题了,都是信贷的思维就错了。

  谢建勇:我说的这个商业模式是一个大的商业结构的模式,包括前前后后的商业结构。比如说包含交易结构、交易对象、风控措施、资产流转等。

  付丛笑:对于具备二手流通性的这种资产,比如说车是一种模式。其他固定资产又是一种模式。

  

 

  谢建勇:比如车辆生产商为某部队制造了100辆车,租赁公司参与进来,提供租赁服务。这种业务设计完整的模式的话该是怎样的?

  贾毅军: 军方采购都是有这笔预算的,原来比方说要拨十辆车的钱,通过租赁现在你立即就可以买20辆车,可以买30辆车,以后每年都有一笔10辆车的拨款,这样就是用来每年还租金了。没有什么特殊性,这要根据具体情况。

  如果你具备处置这个专用产品的能力,你也可以做。比如船舶,军队的作业船舶或工具性的船,军队不用了你可以租给民用。如果租赁公司有处置能力,也就是说你有退出机制,你就可以做,这个风险自然能够控制好。商业模式就项目而设计,但首先从项目选择上,你要衡量你是否具备处置能力,这是一个租赁的思维方式。

  从风险上来分析,如果军队采购一批装备,那比方说军队付出了50%的钱,还缺一部分资金没法采购。军队出了50%,你出了50%,这个军民融合项目再去找保险公司保险,那就是无追的项目呀!实际上这是最安全的。军队要是出50%都不安全,那什么项目安全?总比地方政府安全吧?资产在那放着呢,而且你军方军队的采购都是国家计划内的,都是有根据的,我觉得这不会出现风险,风险反而小,军工资产的租赁的风险是最小的。

  包括航天航空是国家专管的,不愁资金,如果租赁公司有幸有能力做的话是会给你带来好处的,给你开拓细分市场加分的东西。但是现在我们国家的发展非常快,资金有跟不上的时候,租赁公司去填补这个空白,实际风险其实是很小的。人家原来是全款拨,现在只有50%的钱,国家有难处,你代垫一下而已。

  谢建勇:我们与很多租赁公司交流的时候,大家都很担心一旦出风险,这个怎么控制,怎么处理?毕竟我们是民,怎么有实力和军来诉讼?

  付丛笑:确实存在这个情况。所以我们这个研究中心放到了法学会下,我们与众多律所进行合作,从法治口和租赁口两个角度向领导层递交报告,在立法层面提出一些措施建议。

  贾毅军:我们一定是要推动这个军民融合相关立法的。有人问我们研究中心你们是军呀还是政府?我们第一不是军,第二不是政府,但是我们是法学会下属的研究中心,我们从法律的角度、租赁的角度去促进军民融合。

  如果有了这个军民融合立法之后,军也好,政府也好,都要遵从这个法规。我觉得这个法是所有军民融合业务的保障,这个事情必须要做,必须要推进,政府要支持军方也要支持,军民融合成立研究中心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而设立。在这个过程中肯定会碰到各种问题。像电视剧里演的一样,我们要用我们的血做润滑剂。这话已经不时髦了,但总得要有人去做呀。现在这个时候就要去做润滑剂,就要去尝试这样的东西,去开拓创新,深度融合,怎么深度融合?我们的军民融合法就是一个深度融合的一个保障。

  

 

  现在这个时候,就必须要有这种情坏,有风险我就不去做了?永远没有人第一个去吃这个螃蟹,你军民融合能做好吗?一定要很多人有情怀加入才好,天上不会掉馅饼,别人种树您来乘凉?不大可能吧。我觉得融资租赁军民融合不光是我们来倡导,我希望我们融资租赁公司、租赁协会都要参与进来,我们一起来合作,一起来创造我们这个蓝海,把租赁事儿做好。

  上一期的时候,我讲16年是找好的资产,17年是找钱,18年是找活路。特别是今年,军民融合可以说是给你的是一个蓝海,给你的是一片天地,给你的是一个方向。如果这时候你还在去琢磨这个那个的,将来这个东西啊你就跟不上趟儿了,哈哈我瞎调侃,见谅。

  中央一直研究这个事情,开各种会协调,一直在操心,花了很多的心思去督促,包括地方的发改委好多人在做这个事儿。这是国家的政策,是国家大的战略方向。

  研究中心成立了差不多两年。一直在做,不管多么艰难,我们一直在执着地去倡导,希望为大家为租赁圈开拓这片蓝海,我们不能放弃,这也是我的一个想法,为租赁做点事儿吧。

  这个情怀必须有。

北京企业法治与发展研究会秘书长会朱崇坤讲话

  付丛笑:通常来说,就是因为军方的身份让我们有很多疑虑。消除这个疑虑最好的方式是从立法的层面来解决。从立法层面保证我们租赁公司的权益。

  贾毅军:这个立法是最好一个保障,但是要逐步的去完善,给立法提供相应的案例,提供相应的思路方法,这个是需要时间的。

  谢建勇:是要就军民融合单独立法吗?

  贾毅军: 立法体系会逐步去完善,第一阶段大概不会涉及到金融部分。交通法上已经有了军民融合的相关法律条款。

  付丛笑:立法就是当我们有了这个市场需求之后,然后去反推,物权方面、税收方面等等法律法规逐步完善。

  贾毅军:法律是逐步完善的,没有一步到位的,是随着经济环境政治因素逐步到位的。我觉得我们不能等着法律出来以后才去做,干嘛不能早点先尝试着做呐?都去做了您再跟风去做就晚了。现在首先它是一个国家战略,法律方面会逐步的跟上去完善,而不能说有了法律我才能作,没有我不敢做。法律是逐步的去完善,我觉得这是一个逐步的一个过渡的阶段。

  谢建勇:我们租赁公司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才适合做军民融合融资租赁业务?

  贾毅军:刚才也说了,肯定要有情怀。另外,因为我们租赁公司是属于金融监管单位,每家实力、资金成本都不一样,所做的方向、项目选择上也都会有不同。金融租赁有钱成本低,监管比较严;但是如果说第三方,民营的和外资的,特别是外资的,你偏要做一些保密性很高的东西,肯定是有瓶颈的。但是我们的内资试点,尤其是本身就和军民融合有很大渊源的租赁公司在保密安全性上还是有很多优势的。所以我觉得租赁公司在军民融合上是不同的公司选择不同的方向,不同的项目,不同的风险,不同的保密措施。

  未来一定会有一个相应标准为租赁公司选择项目提供参考,但现在要先把这个市场开起来。市场推广出来之后呢,我们这里面肯定是会有各种瑕疵问题,再制定规范标准和监管措施,规范什么样的公司做什么样的项目;什么样的装备可以做,什么样的装备不可以做。那时,可能法律也已经严谨起来。初期肯定是要有些情怀,不能光想发大财了,没有付出。国家给军工企业是免税的,你想挣大钱,又什么风险不担,这哪行啊。

  现在军队也在搞反腐败,租赁参与进来,改变了军队的那个计划采购方式,可能在一定程度上也会起到杜绝腐败的作用。

  

 

  谢建勇:我们还想通过这篇文章让有意向的租赁公司具备条件的租赁公司来找我们谈军民融合,谈租赁如何参与军民融合。所以我要问更具体一点,比方说有公司来找我们谈一下,想做一个试点来做军民融合租赁,那您对他提出的最基本的要求是什么?我要让大家知道,让他们自己判断一下是否有能力做军民融合。

  贾毅军:第一,对军民融合融资租赁有兴趣有情怀。第二,具备一定实力,有一定资金、资产。互联网金融相关的、做渠道的空壳公司、P2P、众筹、创业的勿扰。第三,租赁做的是全国业务,只要愿意推进全国的军民融合产业园的合作,愿意服务地方经济,愿意促进军工企业的发展,愿意拓展军工相关上下游供应链,我觉得都可以来谈合作。

  对于中外合资租赁公司或外资租赁公司有这种想法的也不是一定不行。在涉密保障做好的情况下搞好就行了。国外好的技术通过中外合资或外资租赁公司引入国内为我所用怎么不可以呢?如果法国幻影那个什么飞机在中国搞一个合资公司量产,然后用于支持国家的建设,可以啊,我们还欢迎呢!

  作为一个企业来说是要赚钱的,这没有错。但首先你要先有情怀,有奉献精神,然后赚钱就是天经地义的事儿。但是光说,只是敲门,全是作务虚的东西,意义不大,因为你没有情怀,你只想的是沾光来了,你只想的是赚钱来了,你没有为国家建设做贡献的这样一种想法,你没有为地方经济建设去做事儿的想法,光是钱生钱的钱串子了,这样就不行,做不了军民融合业务。做金融也要讲情怀。我们要做正能量的融资租赁。我们研究中心要塑造一些正能量的金融公司、租赁公司。

  贾毅军:我们就是从智库的角度就租赁参与军民融合给出建议和思路,请军方相关机构给予支持。为国家制定政策的时候做一个参考,然后制定出相应的政策法规。作为研究中心来说,不是为了钱。我们首先是为了国家,为了这个军民融合,为了一带一路,我们去做研究,再通过实际的租赁公司去实操落地。

  付丛笑:我们推荐给军方合作的租赁公司一定是合格的。当然,军方会提出一些要求和需求,但我们也会考虑租赁公司的实际利益,选取最适合租赁公司运营的产品,不适合租赁公司运营的资产我们会把它剔出去。

  谢建勇:我们再说说军民融合租赁资产的流转的问题。

  贾毅军:第一是将来如有军方有这个需求,也就是说融资租赁资产转移到军方的需求,这是传统融资租赁。第二那就是军方不需要,能使用就可以了,我们用经营性租赁的方式。军方将来不用了,我拿到市场上也可以销售或出租使用。军方不用采购,有使用权就可以了,能够达到这个目的。往往有些装备临时使用一下就放在那里了,闲置了,那就造成浪费了。这样的话可以帮助军队调节资产。我们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用的都是一时。但是装备我干嘛非要养十年,用租赁的方式达到我的目的就可以了,这才是一个现实的问题。

  

 

  谢建勇:那租赁资产包在金融端的流转呢?

  贾毅军:我们为了国防建设形成了一个资产,一个军队需求的军民融合资产,这是一个正能量的东西。首先我觉得这个资产是一个优良资产,军队需求的一定不是乱七八糟的不良资产。军队相关资产都是安全的好资产,会产生稳定的现金流。将来我们打包也好发债也好,我想国家会支持的。而且别忘了军工企业是免税的,国家都有支持的,所以说这一块资产是更安全。

  而且我们的所有权、使用权分开,资产是安全的资产,军队出一部分钱,将来保险也跟上了,这样的资产将来打包,老百姓更愿购买,社会更需要,这个是一个正能量的一个资本杠杆。

  金融租赁也好,中外合资的也好,外资的也好,内资试点的也好,我们都欢迎大家来探讨,一起来努力。军政民一定是共赢。

  

中心租赁专家、军方专家同天津租赁协会领导会议中

  问题五:您认为目前影响租赁参与军民融合业务的因素有哪些?您有怎样的建议呢?

  贾毅军:第一,首先是一个对军民融合的一个理解问题,我觉得这个应该抓紧跟上。军政民三个方面的理解都要跟上。特别是我们租赁企业有很多的对军民融合的误解。一说军民融合就认为是军工租赁,其实不是这样,应该是给军队做服务,做贡献。方向性的理解是一个大问题。还有一个是租赁的协会的认识,也知道这个事比较好,但是怎么弄啊?无从下手。我也希望全国各地的租赁协会跟我们中心合作,然后我们一起来推进。

  第二就是瓶颈。我们军政民三方融合在一起,是不是都有话语权?通过发改委跟军工企业的需求进行对接,然后大家通过论坛,通过中心的报告,跟军方探讨逐步的去改善这样一个环境,规避现在的瓶颈。大家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怎么弄啊?我觉得沟通机制非常关键,军民融合也不是军说了算,也不是民说了算,也不是政府说了算,大家一起来融合,一起来合作,形成一个这样的机制。有了这种沟通,我觉得这个瓶颈能够解决。现在的科工局对军工企业的审批,从四证变三证,这就是一个改革,但是只限于这些技术企业,他对金融这块是一个空白。

  贾毅军:还一个很关键的瓶颈,军和政总站在衙门口的角度看这个事情,我觉得这个是最大的问题。他们必须放下自己的身份,军政民一起来研讨如何去做这些事儿。大家一心为了国家建设,只有这样才能充分的沟通。建立真正的沟通机制,不是停留在政府的解释上,军方的政策上,做到有效沟通。

  当然还有其他很多瓶颈,有很多问题,我们要和大家一起来研讨解决。我们租赁公司要提前规划、布局和努力参与。

  谢建勇:军民融合由上而下做是有一定难度的,我们租赁公司真有这种情怀的人,想参与军民融合业务的,在积极做的过程中遇到了问题再自下而上解决是否会更有效?

  贾毅军:首先如果租赁公司有这个情怀,他要围绕一个能形成资产的涉军民融合企业去开展业务,然后政府支持你,军方还有需求,这样具体开展军民融合租赁业务。大家从上往下跟从下往上都一起来,才可以。单一方面的从某一个角度去努力,那会很辛苦,从上往下从下往上一起来贯穿这个东西才更好。

  我们研究中心需要做多方面的工作,我们通过组织论坛通过报告,跟领导的汇报也好,报告也好,去说服相关领导也好,然后跟下面的租赁公司、协会沟通,逐步的来推进军民融合业务。上下一起来一块儿努力,租赁公司要努力,研究中心要努力,协会要努力,政府也要努力。我们要把大家一起带动起来,我们来做润滑剂,这绝对是要付出的啊,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儿。

  目前阶段的军民融合业务,我觉得就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要靠自己去努力的,不能说人家把市场都弄好了,你过来摘桃子来了。军民融合太大了,我们租赁只是军民融合的冰山一角啊,租赁只是一个金融工具。这时候我们不去努力,那你说我们这个蓝海谁会送到你跟前?我们租赁需要不需要军民融合这个蓝海?我觉得太需要了,让我们一起来努力吧。

  借这个机会我在重申一次,希望大家能跟我们中心多进行交流、合作,谈合作谈交流都欢迎。我们没有标准没有门槛儿。我们愿意与大家一起把租赁做好,把军民融合的租赁做好。

  

 

  北京企业法治与发展研究会融资租赁研究中心简介:

  融资租赁研究中心隶属于北京市法学会下属的北京企业法治与发展研究会,在学会和研究会的领导下,团结和组织从事融资租赁研究与经营的专家学者和优秀从业者,在军民融合创新、法律规制创新、业务模式创新、经济管理创新等方面,开展多种形式的学术交流活动。

  中心的研究方向主要是贯彻落实国家军民融合战略,促进融资租赁理论实践与军民融合战略相结合,为构建军民融合专业化融资租赁新模式、建立标准化军民融合长效机制、推动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融合发展、实现富国强军中国梦服务。

  

 

  谢建勇:这是《老炮侃租赁》专栏第二期,我们要探讨的问题也在逐步的细化,力争更具时效性。下个季度开始我们亿租亿评网将隆重推出《亿租亿评网融资租赁季度高端论坛》,在上海或北京计划每个季度举行一次线下高端论坛,共商租赁发展,为租赁实操问题寻求解决方案。在论坛上我们可以继续就军民融合进行深度交流。同时向大家预告一下,下一期专栏我们将围绕“一带一路与租赁”这个主题来展开讨论。

  欢迎大家参与我们的“戊戌年 亿仕邀您评说租赁领大奖”的活动,搜索关注“亿租亿评网”公众号并在本文下方点击“写留言”发表您的观点即可参与评说租赁领大奖。如果您有兴趣参与军民融合租赁业务,请留言给我们或拨打4009-610-656联系我们。

  

  长按二维码关注亿租亿评网公众号参与留言活动,已关注公众号的用户请点击屏幕下方“写留言”参与活动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本网站]的价值判断。
  • NOME员工怒怼名创优品叶国
  • 四十年耕耘结硕果,中国
  • 反外挂系统形同虚设,可
  • 《南极之恋》8城超前点映
广告
广告
广告

家庭教育12300电信用户申诉受理中心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12318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12321举报受理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 E-mail:news@biaotin.net 微信号:qipinapr 关于我们(c) Copyright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