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快速收藏本网站,下次轻松访问!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当前位置:东莞之声 > 财经 > 正文

我与轻易贷的故事(4)

点击数:新浪财经 作者:heluwq 时间2019-10-21 15:06

  在讲今天的故事之前,我想先说点不一样的。

  其实我今天早上一起来心情就特别好,因为我昨天听到一个消息,科龙空调的顾雏军和国家证监会的官司,终于出结果了。顾雏军胜诉。

  这个案子的始末我了解了一些,在网络上的曝光度已经很高,就在10月15日上午,他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二审(终审)中,赢得了与中国证监会的行政诉讼。终审判决书维持了一审的判决,责令证监会在法定期限内对顾雏军的诉讼请求予以答复。他这个案子很启发我,让我顿时有了一些不一样的想法。

  早上起来,我简单洗漱,吃了点早餐,上班的高峰期一过,我就来到了办公室里。“把法务部和行政部的人都叫来,会议室准备一下,开个短会。”我对小张说。片刻后,公司会议室里,我用手指轻轻点了点桌面,说道:“你们知道顾雏军的案子吗?”长条桌两边坐着的律师们对视一眼,都点点头。顾雏军案现在是热点新闻,又是法律相关的事情,虽然只发酵了一个晚上,但他们这些专业人士当然都很清楚,不过谁也没接话,都等着我说。“你们准备一下材料,我准备下周起诉金融办。”我说道。法务部的老大顿了顿,接话说:“好的李总,能详细说说吗?”我端起茶杯,吹了吹飘在上面的茶叶,浅浅的喝了一口,说道:“我是受了顾雏军案子的影响,这个案子启发了我,我们也可以像他一样,起诉金融办,让金融办公开对我们的审查细节。”“用处不大吧?”有人插了一句:“不好说会有什么效果。”我摇摇头:“那个不管,我们只要去做就行了。顾雏军这个案子很有意思,说起来,这个案子是会有历史意义的,顾雏军在北京赢了官司,他告国家证监会告赢了,这很难说是不是一个起点,代表中国更加的依法行政,依法治国。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消息。”“好的,李总。”“嗯。”我点了点头,继续说:“除了诉讼材料,还要准备写文章,发公众号。”小张插嘴:“文章的内容呢?”我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之前有一个国务院关于各级部门依法行政的规定你们知道吗?”小张摇了摇头,我说:“你去查一下,公众号的文章措辞要严谨,每一个字都要推敲,我们发出去的东西,我们对每一个字负责。”小张点头答应,我继续说:“国务院要求,政府各部门依法行政的过程要录音录像,要公开,要监督各地政府不能乱折腾。顾雏军的这个案子非常有代表性。”“代表什么?”小张一边写笔记一边问道。“代表咱们国家的司法系统在响应党中央的号召,依法治国,司法公正,给所有人公平待遇,咱们缺的是什么?正好是公平、公正、公开的营商环境,国务院的规定来的太及时。”我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嗯,太及时这个不用写。”“明白,李总,还有吗?”我没说话,摸着下巴思考着。

  他这么猛的一问我,其实我也有点挠头,这篇文章不好写,因为这不止是我们自己的事情,我了解到的顾雏军案只是网络传言,那么这篇文章要写到什么程度就不好说了,毕竟我说出来的东西,我是要负责任的,琢磨了一下,我说:“我们慢慢来说,具体写什么,在文章里还要斟酌。先写个草稿出来咱们看……嗯,就写……这个案子很显然是释放了一个很好的信号,这会让中国经济在未来走的更远,更健康,更强大。”小张点点头,没说话,但表情看的出来,他也是这么认为的。

  我继续说:“这个事情绝不是北京法院判证监会败诉那么简单,这事的背后是国家各种机关,在贯彻党中央依法治国的理念,司法系统是做出了表率,你想,一家私企,可以和国家证监会公平公开的打官司,这其实是给出了一个信号,就是我刚才说的,给所有企业公平竞争的机会。”有人接口:“也包括我们。”我点点头:“对,法院作出这种裁决,咱们不说这件事是对是错,案件细节没有公开,咱们不是很了解,就说这件事本身,这就是正在走向法治,走向公平,走向文明,走向进步。”一连四个“走向”把他们都说乐了,小张笑着停笔抬头:“李总您说话越来越像机关的领导了。”我摆了摆手:“前面就写这个案子,写我们对国家的期待,后面写我们要起诉金融办的事情。省、市、区金融办从去年年初就查我们,一直查到今天,没查出问题,反而给了我们一个限期退出的文件,那么这份文件实际上就是他们的调查结果,就是要关掉我们。”下面有人小声嘟囔:“李总,应该写良性退出吧?”我看了那人一眼,还没说话,旁边有人接口:“哪有什么良性退出?咱们这么大的盘面,说退出就能退出?加上‘良性’两个字能有什么不一样的吗?”一开始那人不说话了,我也没理他,这个行业就是这样,其实没有什么“良性”的概念,那些刚刚开始的小平台,也许给他足够的时间,他能够全身而退,像我们这么大的规模,一旦退出,那么造成的挤兑和不还钱是很难控制的,根本不会存在什么良性恶性的概念。

  我喝了口水,等着他们做笔记,顿了顿,继续说:“没有调查结果而有处理方案,这对我们不公平,金融办行政应该依法有据,但现在他不说理由,就是要关掉我们,我们没有犯法,所以我们就要起诉他。”我说的比较口语化,正式的文件当然不能这么写,但意思到了,我继续说:“最后,要求金融办纠正错误,允许我们依法依规,继续经营,我们能够保护所有人的利益。要求各级金融办公开审查细节,如果发现他们非法行政,给平台方和投资人造成了损失,我们申请国家赔偿。在此过程中,如果有官员违法,我们还要申请追究这些人渎职或者滥用职权的责任。”说完,我用手指轻轻点着桌子:“文章的主要内容就是这样,你们斟酌一下,看看怎么写,写好了发给我。”

  散会后,我回到办公室里,给自己泡了一杯浓茶,暂时将起诉金融办的事情放在一边。讲故事这件事情是不能停的,但是时隔一年多,许多细节已经模糊,我需要好好想想。

  时间来到2018年1月15日。检查小组进驻公司总部的第二周。上周我稳住了投资人和借款人,暂时稳定了盘面,没有出现大面积挤兑和违约,第二周我开始从侧面叙述说明轻易贷公司的底蕴和实力。这个说明既是给客户看的,也是给相关部门和检查小组看的。我先是介绍了我们所拥有的产业,比如所持有北国北人集团的股份,比如全资拥有建设了石家庄市希尔顿酒店大楼,这些东西洋洋洒洒的全都被我们公布出来。

  介绍这些东西,某种程度上其实比介绍我们合规要有用一些,这些东西是实实在在的,这叫干货,一点水分也没有,国内P2P平台无数,但又有几家拥有这么多的资产?有几家有这么一栋大楼垫底?可以说,只要我的大楼戳在这里,对我的客户来说,就像是苍茫大海里的灯塔一样,在黑夜中撒着欢儿的释放正能量。不过仅此而已还不够,我也只是暂时稳住了局面而已,最终解决问题还是要落在检查小组的身上。

  周一一早我就找到了审计小组。我清楚的记得我给他们安排了一个非常好的会议室,作为他们的办公场所,他们的工作也非常紧张,包括市金融办的处长孙国锋在内,几乎是住在了轻易贷办公,可能比我的员工上下班还要准时。不过很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当我试图将最全面的资料交给审计小组和孙国锋的时候,我发现他们对此的兴趣似乎并不大。不,说兴趣不大可能并不准确,严格来说,是他们没太把我给的资料当回事。而且,我发现他们好像不大愿意跟我说话,甚至不想跟我照面,不想跟我接触。

  这个就很神奇了,他们来审查我,就像医生给病人看病一样,先不说我有没有问题,至少你得听听我有什么想说的吧?中医讲究望闻问切,西医倒是不讲这么多,但基本的询问病人情况还是要的吧?当然,除非那个病人躺了。但我们没躺啊,我们还活蹦乱跳呢,你们要什么资料我们都能给,没什么可隐瞒的,你们要什么我给什么,这比你们闷头的查要有效率的多。接触好几次,对方好像都很抵触我,终于有一次,我又来到那间会议室,审计小组的组长说话了,他说:“李总,您不能总是来找我们,您看我们这还都干活呢。”

  我听了以后愣了愣,顿一下才反应过来,差点没气笑了,真是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那个组长说完就意识到说错话了,赶忙补充:“我不是说您影响我们了,抱歉抱歉,实在是之前我们经理和金融办跟我们打过招呼,说不能和您有接触,这个还请您谅解,您还是离开吧。”我恍然,摆了摆手,不理他了,转身去找孙国峰。但是找了好几次,我发现孙国峰也不爱理我。他对我倒是很客气,但是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只要不傻都能感受到。我就感觉很不舒服,审计师有人打过招呼,不理我我能理解,但你孙国峰为什么也这么抵触我?你就这么确定我一定有问题?就算你确定我有问题,但你得查出来才能定论吧?这还没查出来,就一副“你有问题,我不能跟你走的近了”的表情,做给谁看?

  不过,虽然我觉得他们这个审查很不着调——他们来审查我,连口供都不要。但必须指明的是,他可以不理我,我却不能不理他,让他们这么查下去,不等查出结果那一天,我就已经完了。像他们这个搞法,如此神秘,如此封闭,流言蜚语却传的全世界都是,气氛非常的压抑,不要说我们的客户,就连我们的员工都要人心不稳。我也不能让事情恶化到最后一步,不得已,哪怕我再不情愿,我也必须做点什么。

  我开始频繁的找赵东,找孙国峰,我不断的提醒他们,你们现在的做法非常容易引起巨大的动荡,到时候一旦挤兑,这个责任谁来背?如果最终结果我们没问题,但是因为你们的审查发生了挤兑事件,你们谁来负责摆平?可能是确实已经审查了一段时间,也可能是我不断的提醒确实给了他们压力,赵东终于意识到这么查下去是不行的,他开始不断给常务副市长和省金融办提醒,告诉领导我们的风险和压力。

  终于在这个周五,当我将一份报告摆在赵东面前的时候,赵东明白了,绝对不可以再这么查下去了。报告上说,从1月2日流言渐起那一天,一直到1月12日,十天时间,出借人提现的总量已经达到了惊人的地步,纵使我们的底子再雄厚,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巨大的动荡已经迫在眉睫了。只要有一位出借人取不出钱,连锁反应会将所有人一起带进深渊。他们查我归查我,但绝不想引发挤兑,绝不想我们这艘船沉没,至少现在是不想的。所以,不管我们有没有问题,不管我们有没有非法集资,至少在这个时候,稳定下来,比继续查我们要重要。

  如果把事情搞大了,近百亿的资金打了水漂,平台坠落深渊,出借人哀鸿遍野,维权者如过江之鲫,这种事情谁能兜的住?于是就在这天下班,赵东带我去见了审查小组的审计师经理。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本网站]的价值判断。
  • 万豪国际东北地区酒店携
  • 第三届中国-蒙古国博览会
  • 花生和“它”一起吃,胜
  • 4首永远被封禁的歌曲,不
广告
广告
广告

家庭教育12300电信用户申诉受理中心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12318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12321举报受理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 E-mail:44577392@qq.com 微信号:18032285365 关于我们(c) Copyright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