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快速收藏本网站,下次轻松访问!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妻子出轨,丈 中午11点,微信 《终结者:黑
·当前位置:东莞之声 > 资讯 > 正文

妻子出轨,丈母娘包庇,小姨子却在深夜敲门,对我说出了这样的话

点击数:东莞之声 作者:heluwq 时间2020-07-28 15:13

废婿归来

 

 

 

 

“稍让一下!稍让一下!”

陈华拿着一份快递,火急火燎的冲进希尔顿大酒店。

已经临近下午五点半,他得赶紧把这份加急快递送出去,然后回家做晚饭,免得妻子一家回来没饭吃,又该给他一顿数落。

很快,他就来到一间总统套房门外,大气都顾不上喘一口,就按响了门铃。

叮咚!!

响了几声,房间的门被打开。

“你好,顺风快……”

话还没说完,看到开门的人,陈华整个人如遭电击,瞬间呆愣在场,快递也从手中滑落。

开门的不是别人,正是陈华的妻子杨紫曦!

在杨紫曦身后不远处,还站着一个穿着浴袍的青年。

这个青年陈华认得,东官市一个比较出名的富二代,名叫王恒,杨紫曦的狂热追求者。

“紫曦,你……”

陈华不敢相信这一切。

杨紫曦微微一愣。

“你什么你,赶紧回去,看到你我就烦!”她异常冷漠,显得很不耐烦。

这话犹如冬日里的一盆破在陈华身上,令他心中拔凉。

但很快,他就挤出一丝惨笑:“其实……你如果累了,可以跟我说一声,我会选择转身,祝你幸福。”

“结婚三年,我早就想过会有这么一天,离婚协议书我早已备好,名字也签了,就放在我的床下,你签上名字,随时都可以去办理离婚手续。”

“对不起,这三年,我让你受委屈了,最后希望你能记住,曾经有那么一个废物,他……对你好过。”

话音落下,陈华狼狈的转身,两颗不争气的眼泪掉落在地。

他原以为自己能转身的很潇洒,没想到这一天真的到来时,那种心痛感既然如此强烈。

“不是你想的那样。”

看着陈华落魄离去的背影,杨紫曦脑海中全是这几个字眼。

王恒窃喜,上前咳了两嗓子:“紫曦,就顺了他的意,把离婚协议书签了,嫁给我,我保证让你幸福。”

杨紫曦猛然转身,一双美眸怒视王恒:“你故意把我叫到这来谈生意,然后让快递公司安排他来送你的加急文件,目的是为了使他误会,打击他自卑的心灵,让他主动退出与我这场失败的婚姻是不是!”

“紫曦,你说什么呢,我是那样的人吗?”

“你就是那样的人!”

杨紫曦咬牙切齿:“如果我没猜错,你这份所谓客户送来的加急文件,根本就是假的!”

说完,她弯下腰,捡起地上的快递撕了开来。

王恒大惊,手忙脚乱的去抢快递:“紫曦,这是我公司的秘密文件,你不能看,快给我。”

杨紫曦没有听他的,抽出了快递里面的文件。

是一叠空白的A4纸。

“这就是你公司的秘密文件?”

杨紫曦气急败坏的质问。

王恒无言以对。

“卑鄙!”

杨紫曦愤然将一叠A4纸摔在地上,踩着高跟鞋大步离去。

“对!我卑鄙!”

王恒立马拦住杨紫曦的去路,情绪激动道:“但我这么做,不都是被你逼的吗?”

“只要你跟那个废物离婚,嫁给我,我就可以帮杨氏集团渡过破产危机,你也就可以不用那么累了,你为什么就是不答应?”

“我王恒哪一点不如他?剑桥大学毕业,家里资产二十多亿,有豪宅,有跑车,有存款,而他呢?啥也没有的一个臭送快递的,你为什么非要跟他在一起!”

“因为他能给我安全感,你不能!”

丢下这句话,杨紫曦推开王恒,大步离去。

“踏马的!”

王恒一拳砸在墙上。

“我倒要看看,他能不能给你安全感!”

他怒气腾腾的冲进总统套房,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拨通一串号码。

“杨志远,那废物的床下,有他签好名字的离婚协议书,你立刻马上去他家翻出来,等杨紫曦回去,让她妈逼她签了!”

……

轰隆隆!

沉闷的天,突然下起了倾盆暴雨。

这场暴雷来的猝不及防,无数行人纷纷避雨,唯有一道身影,失魂落魄的冒雨前行。

离开杨家,举目无亲,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他本是帝都顶级豪门陈家的子孙,三年前被挑端手筋脚筋赶出陈家,是杨紫曦的父亲杨天明,刚好出差帝都,见他可怜救了他。

由于杨天明膝下无子,觉得他老实,在他康复之后,就蹙成了他与杨紫曦的婚姻,成为了杨家的上门女婿。

结果这一入赘,却是跳进了万丈深渊,成为杨家人人唾弃的废物女婿。

特别是两年前,杨天明出了车祸变成植物人,他更是背负扫把星的骂名,脊梁骨都让人给戳穿了。

其实这些他都能忍,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废物,杨紫曦那么优秀,哈佛MBA学位,嫁给他这种废物,她都被人嘲笑的抬不起头了,他受点屈辱又能算得了什么?

可是时间久了,他渐渐的明白,喜欢一个人最好的方式不是守护,而是希望她能幸福快乐。

只是,忍痛割爱真的很痛苦。

“这沙比,一看就是被女友给抛弃了。”

“穷屌丝就该现实点,做个单身狗就行了,谈什么对象,落得个被情所伤的下场。”

“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一身快递装也好意思谈对象,活该被甩。”

街边躲雨的年轻人,看到陈华落魄的走在雨中,不禁出言嘲讽。

就在这时候,一辆劳斯莱斯,两辆奔驰S600,突然在陈华跟前停了下来。

很快,奔驰S600上面下来一个西装男,撑着一把黑色雨伞跑到陈华身旁为他挡雨。

紧接着,劳斯莱斯上面下来一个两鬓斑白的老者,在好几个撑伞西装男的簇拥下来到陈华跟前,全都恭敬的弯下九十度腰。

“三少爷!”

声如洪钟,彻响大地。

刚才嘲笑陈华的人,这一刻全部化作雕像,眼珠爆了一地!

这特么是个大佬的儿子啊!

“谁让你们来的,看我笑话是不?”

陈华看到这些人,神色阴冷到了极点。

这些人是陈家的仆人,为首的老者,是陈家的管家刘福。

“三少爷,是老太爷让我来请你回去,你外公查你查到陈家,要你的血做DNA鉴定,三天内拿不到你的血,就要让陈家颗粒无收,你快跟老奴回去吧,老太爷顶不住压力。”刘福颤声说道。

“回去?”陈华冷笑:“自我懂事起,陈家就没拿我当人看过,记得小时后,我每次被老大老二他们欺负,只要我抱怨一句,他们都会把我摁在地上打,而我每次去找老爷子抱不平,他都说我活该。”

“三年前,老二骂我是野种,我气不过跟他打了一架,老爷子不分青红皂白,让你挑我手筋脚筋,把我赶出陈家,使我时至今日,还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

“现在好了,我外公找上门来,老爷子害怕当年那样对我,会遭到报复,就想让我回去,想都不要想。”

“你回去告诉他,我就是死在外面,也不想再踏进陈家半步!”

从小没有父母,陈家的人又不拿他当人,所以他早就习惯了独自孤独,找他做DNA鉴定的是不是他亲外公,于他而言都已经不重要了,他只想安安静静的做一个废物,自生自灭。

“三少爷,回去吧。老爷子说了,只要你愿意回去,他就把陈家的继承权交给你,我和你二哥,也随你处置。”

刘福苦苦哀求。

“我说了,我不想再踏进陈家半步,你聋了吗?”

陈华恼怒,厉声大喝。

“滚!都他妈给我滚!”

他愤恨的朝那些西装男踹了起来。

恰在此时,一声娇喝,从陈华身后突兀响起:

“陈华!你疯了!快给我住手!”

这个声音,陈华再熟悉不过,当即猛地转过身,果见杨紫曦就站在雨中。

她全身都湿透了,此刻正弯着身子,双手撑在膝盖,胸脯颤颤,大口喘气,白色打底衫紧紧黏在胸口。

异常狼狈!

看到她这幅样子,陈华心头如遭重击,什么都不顾了,当即三步做一步狂奔冲向杨紫曦,颇有一副为了她,愿意舍弃一切的感觉。

“紫曦,你怎么来了?”

啪!

等待他的却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你还是不是男人,为了这个家庭,我倾尽所有的去付出,可换来的却是你的猜疑,你良心让狗吃了吗?”

杨紫曦眼眶都红了,气的嘴唇都在颤抖。

陈华捂着脸,看着她生气的模样,嘴角渐渐上扬。

他知道,自己又有家了,她是来找自己回家的。

“待会儿再跟你算账!”

杨紫曦狠狠瞪了陈华一眼,快步走向那些西装男,当发现是辆劳斯莱斯元首级,而且还是帝都五个六的车牌时,她娇躯猛地一颤,脸色唰的一片惨白。

天呐!

这家伙真的疯了!竟然对帝都大人物的保镖拳打脚踢!他就不怕被人家踩死吗?

“对不起,对不起,我老公受了点刺激,脑子出现了点问题,我替他向您道歉,还望您见谅。”

杨紫曦连忙向刘福鞠躬赔礼。

“嘿嘿,没事没事。”刘福笑着摆了摆手:“年轻人嘛,吵吵架很正常,不过姑娘,我想说的是,能不能别打你老公?”

“啊?”

杨紫曦惊呆了!

陈华对他的保镖拳打脚踢他不生气,还让我不要打陈华。

天!帝都大人物的脾气也太好了吧!

“让您见笑了。”

杨紫曦惭愧的低下头。

“没事,跟你老公回家吧,什么事好好商量,记得不要家暴。”

刘福叮嘱一声,让手下给杨紫曦一把雨伞,随后三辆车驶离现场。

呼!

杨紫曦松了一口粗气,撑着伞来到陈华跟前,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看看,这就是帝都大人物的格局,再看看你的格局,挡了人家道了还敢打人家保镖,也就人家不跟你计较,否则给你几下你都得到医院躺十天半个月。”

“那个……我……不是故意的。”

陈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总不能说那老头是陈家的管家,请他回去,他不回去才动手打人的吧。

“哼!”

杨紫曦哼道:“还不把伞拿着,跟我去希尔顿把车开走,还想在这丢人现眼吗?”

陈华连说三个好,从她手中接过雨伞,在无数双费解的眼神下离去。

……

“你是不是以为我给你带绿帽子?”

去酒店洗了个澡,吹干衣服,回去的路上,杨紫曦面无表情问了一嘴。

“刚开门看到你的时候,我有那么一瞬间是这么认为的,但很快我就打消了那个念头,我相信你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陈华专心开着车,语气很平静,相处了三年,杨紫曦什么为人他还是很清楚的。

“那你为什么还说那番话?”

“我是希望你能幸福,不想你再遭人嘲笑,这对你太不公平。”

“你知道这么想,就应该拿出实际行动去堵住那些人的嘴,而不是自暴自弃,这样只会让我更看不起你。”

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陈华没有说那番话,杨紫曦或许都不知道,她恨了陈华三年,甚至做梦都希望能与陈华离婚,可当陈华真正要离开她的时候,她猛然间发现,自己竟然割舍不下他了。

就是杨养条狗,三年也会有感情,何况是个活生生的人。

所以她才冒着大雨奋不顾身的去找他。

“再给我点时间,我会给你一个全新的自我。”

陈华目光无比坚毅。

他之所以废物,拿个二三十斤东西都能累成狗,就是因为手筋脚筋被挑,伤到了身体的根基。

经过三年的恢复,已经好了很多,完全恢复,他还是很能打的,去跆拳道馆当个教练什么的,收入人脉都不会差。

“专心开车。”

杨紫曦没好气道。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都窝囊三年了,还能指望他有什么改变?

……

当杨紫曦和陈华回到家时,就看到家里的客厅坐着好多人,都是杨家的人,就连老爷子也来了。

“紫曦,等了你半天,终于把你等回来了。”

陈华的岳母李素兰,满脸堆笑拿着三份离婚协议书来到杨紫曦跟前,说道:“快把名字签了,明天妈跟你一起去办离婚手续,这废物还算有自知之明,声明净身出户,咱们还省的给他一笔钱。”

“妈,我不想成为离异的女人。”杨紫曦撇了撇嘴。

“不行!”

李素兰脸色瞬间拉了下来:“老爷子,你大伯一家,你小叔一家,都力挺你离婚,你又没跟这废物发生过关系,不怕嫁不进豪门,首先王少就不介意你离异。”

“妈!”

杨紫曦一脸无奈,正要说什么,一个青年跳了出来。

“杨紫曦,这婚你离也得离,不离也得离,杨氏集团被你管的都快破产了,你必须离婚嫁给王少,否则杨氏集团破产,我家跟小叔一家还有老爷子,全得由你来养活!”

他叫杨志远,杨紫曦大伯的儿子。

“你放屁!”

杨紫曦非常生气。

“我放屁?”

杨志远冷笑:“那十万吨钢筋的现货是你吃的吧?现在每吨比你吃的时候跌了二十元,自家仓库放不下,一半放别人仓库,每天仓储费得不少钱。”

“其实这都不是事,做生意嘛,哪有稳赚不赔的。”

“可关键是,建行那笔三千万的贷款到期了,你迟迟做不下贷款去还建行。”

“还有,欠几个钢厂总共五千多万,人家现在天天在催,都派人过来闹了,再不还钱,就把你吃的货按市场价的百分之八十拉走抵债,银行更狠,直接要把抵押的仓库拿去拍卖。”

“而造成这一切后果的,不都是你无能的表现吗?要是我当总裁,会是现在这个结果吗?”

“你……”

杨紫曦无言以对,都要气哭了。

这时候,一直没开口的陈华,终于忍不住开口了:“紫曦当总裁两年来,帮公司赚了不少钱,让你家拿了不少分红,你怎么不说?出现点困难你就怪她,埋怨她,是人不我问你?”

杨志远一听,顿时炸了:“你他妈是哪根葱啊你,狗都不如的废物,有资格教训老子不?”

“那你一个小小的部门经理,有资格指责总裁不?”陈华反问。

“公司有我的分,我怎么没资格?”杨志远暴跳如雷:“要是我当总裁,不一定比她差,也不会让公司走到这般境地,我的能力,不是你一个送快递的能质疑的!”

“还我小小的部门经理,工资不比你送快递高啊!去尼玛的,气死老子了!”

陈华也不生气,又问:“那你那么牛逼,老爷子怎么不把总裁给你当,要给紫曦当?”

“那还不是爷爷有眼无珠!看不出我的能力,否则能有她杨紫曦什么事,她那种能力,当个小小的部门经理都不够资格。有什么资格当总裁!”

“那你问问老爷子同不同意你的说法。”陈华笑道。

杨志远一怔。

“不好!”

他心脏一沉,猛地转头,就见坐在大厅主位上的老爷子,脸色已经黑成木炭了,一双如鹰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而他的父母,也都吓坏了,向他投过恨铁不成钢的眼神。

“爷爷,我……”

“跪下!”

老爷子喝道。

噗通!

杨志远跪倒在地,惊慌失色的喊了起来:“爷爷,您别生气,我不是故意的,都是陈华那该死废物把我逼急眼了,否则我哪里会说那种大逆不道的话啊爷爷!”

“掌嘴,我没说停不许停。”

老爷子神色阴冷,在杨家他就是天,在此之前,从未有子孙敢当着他的面骂他,这是第一次,他岂能轻饶?

要是轻饶了,以后谁对他有意见就骂他,那他还是不是这一家之主了?

“爷爷,我错了。”

啪!

“爷爷,我错了。”

啪!

杨志远每说一句错,就给自己一巴掌,心中却是把陈华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骂遍了。

要不是这个废物把他说急眼了,他能说话不带脑,把老爷子给骂了吗?

“噗!”

本来很生气的杨紫曦,看到杨志远扇自己巴掌,那副狼狈的模样,都让她憋不住笑喷出来了。

只觉得超级解气!

自她担任总裁以来,这家伙,可没少给她小鞋穿。

以至于,她都不禁偷偷冲陈华竖了个大拇指。

这还是她头一回看到杨志远这么狼狈,而这一切,都是陈华的功劳。

“嘿嘿!”

看到杨紫曦首次冲他竖大拇指,陈华只觉幸福来的太突然,不禁挠头傻笑。

他要的,不就是她能开心吗?

古有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只为博美人一笑,今他陈华为了杨紫曦能开心,也愿付出一切代价。

因为他知道,他闯入了她的生活,给她带来太多的伤害了!

“好了。”这个时候老爷子开口道:“给我回去好好反省反省,自己的错在哪里,三天之内反省不明白,我就是高薪聘请人来当总裁,也不会让你当总裁。”

杨志远顿时大喜。

爷爷这是要撤杨紫曦总裁一职了吗?

“还不快谢谢你爷爷!”

杨志远的父亲杨天光瞪眼道。

“谢爷爷!多谢爷爷!我一定会反省明白的!”

杨志远爬了起来,即便脸都扇红肿了,他也不觉得疼,转身就给了杨紫曦一个得意的眼神,颇有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而后,他又恶狠狠的瞪了陈华一眼,擦着陈华的肩走了过去,还不忘小声丢下一句狠话:“你给老子等着瞧!”

这才大步离去。

而这个时候,老爷子看向陈华,冷声道:“也就是看在你马上不是杨家人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否则就凭你一个倒插门女婿,敢指手画脚杨家的事,我也会让你跪下自扇耳光!”

说到这,他转而看向杨紫曦。

“紫曦,你过来。”

“爷爷,我不离婚。”

杨紫曦没有过去,直接说道:“我知道您要让我跟陈华离婚,但我不能听您的,我要是跟陈华离婚,我爸就没人照顾了。”

自从杨天明出车祸变成植物人,出院在家,一直都是陈华在照顾,她妈害怕屎尿,管都不管。

只有陈华用心的在照顾她爸,她每次去看她爸时,根本闻不到丁点异味,换做其他男人是她老公,她相信她爸身上都长蛆了。

“可以请保姆照顾!”

老爷子严肃而又认真的说道:“这个婚你必须给我离,王少今天给我打电话了,只要你嫁给他,会给你家五千万聘礼,会借杨氏集团一亿资金,帮公司渡过这场危机。”

大伯夫妇和小叔夫妇,听的是羡慕嫉妒恨。

为什么我家的女儿,就不会被王少这样的顶级富少给看上呢?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陈华的岳母李素兰乐坏了:“紫曦,五千万啊!拿五百万出来,够请保姆照顾你爸一辈子了,剩下的四千八百万,妈可以拿一千万买一套带花园和泳池的别墅,再拿两百万买辆顶配的帕拉梅拉,剩下的钱,够妈养老,以后你就不用给妈钱了,你可以跟王少过你们的二人世界去,不用再管妈了。”

“妈,我是人,不是商品,我不想被买卖!”

杨紫曦很无奈,又对老爷子说道:“爷爷,我不喜欢王恒,求求你别把我卖了行不?”

“可以!”

老爷子拍案而起:“三天之内,你要是能贷一亿下来,解决杨氏集团的危机,我就不干涉你的婚姻,倘若你贷不下一亿,必须离婚嫁给王恒,没的商量!”

丢下这番话,老爷子拄着拐杖,在大儿子的搀扶下离去。

“紫曦,你为什么不答应,成心想气死妈是不是!”

众人走后,李素兰气急败坏的吼道。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那可是五千万礼金啊!”

李素兰捶胸顿足,暴跳如雷,然后指向陈华破口大骂:“都是因为你这个废物,我要砸死你!”

她完全疯了,抓起茶桌上的茶具,对陈华一顿狂砸。

“妈,我帮你砸死这个废物!”

小姨子杨紫琪放学回来,看到妈在发飙,二话不问,也抓起茶桌上的水果疯狂砸向陈华。

杨紫曦拦都拦不住,声嘶力竭的吼着:“不要砸了!不要再砸了!”

可是并没有用。

陈华就抱着头,任凭她们砸,入赘杨家三年来,这种阵仗他已经经历多了,也早就习惯了。

“再让你待三天,到时你要是不滚,我保证拿菜刀砍死你!”

李素兰砸累了,怨毒的瞪了陈华一眼,愤怒回到房间,重重的摔上门。

“我不介意帮妈补刀。”

杨紫琪丢下一句狠话,迈着一双修长美腿上楼。

杨紫曦则是咬着嘴唇,一双美眸死死盯着陈华,两行清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对不起,我又让你闹心了。”

陈华抽了两张抽纸,为杨紫曦擦拭着眼泪。

“这种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杨紫曦冲陈华吼了一声,捂着嘴冲上楼。

陈华就呆呆的站在原地,脑海中一直回荡着杨紫曦最后那句无助的嘶吼。

万般无奈,最终都化作了一声叹息,然后收拾掉一地的狼藉,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晚饭还得继续做,一家子可都没吃呢。

做完晚饭,陈华给自己留了点菜放厨房,然后端了一碗炖蛋上楼,让杨紫曦去叫她妈和妹妹吃饭,自己则去老丈人房间喂老丈人吃饭。

坐在床沿,陈华看到老丈人,竟然落下了两行清泪。

他抽了张抽纸,给老丈人擦去泪痕,一边小心翼翼的喂着老丈人吃饭,一边说着:“爸,您别为我难过,三年前若不是你救了我,或许我早就饿死街头了,所以不管他们怎么对我,我都能忍受,如果我真跟紫曦离婚了,我就租套房,把你接过去,还继续照顾你,以后你就是我亲爸。”

杨紫曦在外面,都听到了,捂着嘴下楼。

……

忙活完家务,已经快十点了,陈华回到房间,杨紫曦穿着睡衣坐在床沿,见他回房,她轻启朱唇道:“帮我洗下脚吧。”

陈华一愣,点头说好,去打了盆温水,为她温柔的洗了起来。

“我刚入赘杨家时,你还是业务经理,经常跑工地、跑仓库,踩出一脚血泡,我看的心疼,想帮你洗洗脚,你不愿意,在我的执着下,你厌烦的同意了。”

“两年前你成为总裁,几乎不跑工地和仓库,就不让我再帮你洗脚,自那后我再没帮洗过。”

“现在你突然又让我帮你洗,我很欣慰,所以无论你做什么样的选择,我都会支持你,不悔曾经执着的讨好过你。”

听着陈华这翻话,杨紫曦的美眸蒙上了一层薄雾。

“杨志远说的对,集团陷入这样的局面,是我一手造成的,我没有选择,你可以怨我,也可以恨我,但你不能把我想象成绿茶婊,因为三天时间,我根本贷不下一亿,有人不让我办下贷款。”

“我知道。”陈华点点头。

“那就好,珍惜仅有的三天时光,如果你心有不甘的话,这三个晚上我都可以把自己给你,至少你已经不让我讨厌了。”

说完,她咬住嘴唇,以其给王恒,不如给陈华。

而陈华却是愣住了,可终究还是打消了那个念头,说道:“我没资格要,我唯一能要的,就是你能幸福快乐。”

“废物就是废物,不给你的时候,我换衣服你就偷看,现在给你又不敢要,世上找不出第二个比你更窝囊的男人了!”

杨紫曦抽脚,直接不让他洗了。

陈华无语。

她心有不甘,自己又怎忍心去要?

接下来无话。

随后杨紫曦睡了过去,陈华则站在阳台,烟一根接一根的抽。

月兔落下,金乌升起,底下的草坪已经丢满了烟头。

终究他还是掏出了手机,拨通一串三年来从未拨打过的电话。

他想通了,为了杨紫曦,他愿意放弃一切,包括仇恨。

“你是?”电话里头传来一个老人的声音。

沉默数秒,陈华回了两个字。

“是我。”

“三少爷?”刘福惊喜:“您愿意跟老奴回去了?”

“不。”陈华说道:“我想跟你谈谈。”

“好,九鼎大厦,我在那等你。”

 

 

以防精彩内容丢失,请您 【手机微信扫一扫】 继续免费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妻子出轨,丈母娘包庇,小姨子却在深夜敲门,对我说出了这样的话 (1).png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本网站]的价值判断。
  • 唐山北戴河六日采风沁人
  • 《亿念之差》
  • 奋进新时代 创造新辉煌
  • 主旋律电影沉浮启动剧组
广告
广告
广告

家庭教育12300电信用户申诉受理中心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12318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12321举报受理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 E-mail:44577392@qq.com 微信号:18032285365 关于我们(c) Copyright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